大同在线 欢迎您!
搜 索
本页位置:首页 > 本地高官 > 正文

安徽铜陵:打黑出警遭黑打仅被判7个月

更新时间:2019-07-01 21:56:32 点击数:234

  近日,本网接到安徽铜陵市义安区大公馆一位员工的投诉称,当地的黑恶势力头目庞正高,在花天酒地之后,因为找小姐发生纠纷不但将老总的鼻梁打折,还和出警的打黑民警对打抗拒,差点把的手指给拧折,最后法院对有前科的庞正高仅仅判了7个月的有期徒刑。

  2017年1月上旬,庞正高和他的几个马仔在铜陵市义安区大公馆花天酒地,喝酒喝的兴起,这位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的黑社会老大在酒喝大之后要调戏,服务员恼怒之下找老了的老板。当老板赶到现场询问情况,庞正高一个马仔走向前去问的老板:庞正高你可认识?老板回答:不认识!一旁的庞正高挥起拳头对着老板的面部狠狠的打去,边打边喊道:今天就让你认识认识我庞正高!

  庞正高几拳下去,老板鼻青眼肿满脸是血,鼻梁骨被打塌了。看此情况,工作人员连忙报了警,义安区公安分局打黑队的一位副队长带着几名打黑队员赶到现场执行公务,庞正高一伙不但不听劝阻,还对着执法的一顿猛打,打黑队副队长被庞正高抓住了手腕使劲的拉扯,手指差点被庞正高拧折。

  庞正高10年前曾多次参与黑社会组织的恶斗,曾被判刑,出狱后又多次组织被公安抓获后又取保候审,另外庞正高还放高利贷坑了不少人。庞正高这样一个“吃、喝、嫖、赌”的黑恶势力组织者仅仅被法院轻判7个月。

  2006年9月,枞阳县法院以庞正高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犯罪活动,判处庞正高有期徒刑7年,同案犯尤明(外号三狗子)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由于“三狗子”在狱中表现不错,因此提前出狱,庞正高在狱中用手机指挥三狗子搞赌场生意,三狗子心领神会,在庞正高的指挥下,三狗子把赌场搞的小有起色,庞正高坐了四年多的牢狱出来后,亲自接手赌场,把赌场“生意”越做越大。

  庞正高的团伙由三狗子专门负责,2011年开始组织人在枞阳县陈瑶湖镇开赌场长期,前后经营了一年多的时间,金额最大的上几百万。

  陈瑶湖镇普济村的周桃力今年40多岁,他不但在外地是个种田大户,而且还在陈瑶湖花园街道做农资化肥生意,在当地是一位知名度很高的百万富翁。自从参与了庞正高组织的,越陷越深,不但做生意的本钱输了个精光,原本生意兴隆的农资商店也关门,到目前为止,还欠下庞正高100多万赌资。周桃力一直被庞正高追债无力偿还,目前流落他乡有家难回。

  2011年前,陈瑶湖镇前河村村民严四兵家里开着大米加工厂,生意非常红火,因此早被庞正高盯上了,他安排手下“钓”严四兵,最后被庞正高“拖”进了赌场。在庞正高组织的赌场里,严四兵先后输掉了上百万。2012年上半年,严四兵最后一次欠庞正高赌资18万无力偿还,庞正高让严四兵写下20万的欠条,否则不让严四兵离场,严四兵无奈,只能忍气吞声的照办。

  2012年下半年稻谷丰收,庞正高叫严四兵把价值20万元的稻谷送到其舅舅汪朝龙的家中,严四兵只好照办,因为拖欠农民稻谷钱无力偿还,严四兵自己也没有了周转资金,从此生意也一落千丈,只能关闭生意,流落他乡苟延残喘。

  陈瑶湖镇苎镇村还有一位开大米加工厂的谢思春,原本生活还算不错,自从被庞正高拉去,输了100多万后家道中落,从此流落他乡,目前不知去向。

  2012年下半年,枞阳县公安局接到举报,三中队抓获了“三狗子”,他在被审讯期间供出了是庞正高,庞正高因此涉案,他后来被取保候审,没有追究其刑事责任,在“名人”的指点下从此离开了枞阳县,转移到铜陵市开设地下赌场继续做他的生意。

  谢根林是陈瑶湖镇水圩村人,前几年从庞正高那里借了20万高利贷,由于利息高无力偿还。庞正高强行把谢根林家位于陈瑶湖镇“合铜公路”边的三间价值100多万元的门面房据为己有。

  陈瑶湖镇花园村的潘光友,从庞正高处借高利贷100多万元,后无力偿还,庞正高强行把潘光友价值400余万元的房子过户到自己的名下,然后再到农商行将这些房屋抵押200多万,继续放高利贷。

  周益云是陈瑶湖镇花园村人,以前开办了一个东兴水泥预制品厂,因为借了庞正高高利贷上百万,每年利滚利还庞正高上百万,被庞正高追债,无奈之下想一走了之,谁知到了江苏常熟市,又被庞正高追到了门下,无奈又还了20万,周益云无奈又转移他处,从此不敢回家。

  枞阳县腾辉建材销售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汪军平,主营商品混凝土,被庞正高看上,然后要强行加入,从此公司名义上还是汪军平为法人代表,但一切都是庞正高说了算,甚至连厂门都不让汪军平进入,汪军平知道庞正高的厉害,只能暗自悔恨。

  据合肥晚报报道,早在2005年07月11日,枞阳县召开“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动员暨公开逮捕大会,以徐普鸿为首的11名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主要成员,被该县公安机关公开执行逮捕,庞正高正是这11位主要成员的“头牌”。

  从2003年起,徐普鸿纠集等数十名社会闲杂人员,在枞阳、铜陵等地疯狂作案。该团伙自组成以来,通过采取殴打、威胁车主及司乘人员,拦截、打砸、毁坏车辆,假借入“干股”等非法手段,垄断了该县东部地区的长途客 运市场,并强行高价变卖废旧汽车,向车主及有关人员强行索取“保护费”,非法暴敛钱财百万元以上。随着势力的不断扩大,团伙气焰十分嚣张,他们在当地屡屡寻衅滋事,故意伤害,聚众打砸。经查,该团伙共计涉案40余起,打伤群众近百人(次)。

  2005年4月,该县汤沟镇在芜湖经商的村民钱某驾车回乡与本村村民陶社富发生争执,陶社富出资5000元,通过庞正高等人从铜陵雇佣打手近40名,分乘8辆出租车赶至刘家,用砍刀、长矛等作案工具强行撬开刘家铁门,冲入屋内行凶,被害人钱某身中数十刀,经鉴定属重伤,庞正高因此被拍7年有期徒刑。

  在枞阳县暗访期间,一位知情人告诉网:钱龙伍曾经向公安局举报过庞正高聚众,庞正高因此事发被抓,不久取保候审,庞正高出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钱龙伍算账。一次,庞正高得知钱龙伍的行踪带着枪找钱龙五,当钱龙伍看到庞正高荷枪实弹知道大事不妙拔腿就跑,庞正高则在后面紧追不舍,但最终没有追上钱龙伍,最后才得以逃脱厄运。

  当地的群众对庞正高的恶性如数家珍,更多的人则害怕心狠手辣的庞正高打击报复,因此都是敢怒不敢言,一位60多岁的当地农民对网说:像庞正高这种人屡教不改,不但开设赌场和放高利贷害的许多人家破人亡,而且狂妄自大,竟然敢打打黑队的,这样屡教不改的黑社会头子,像庞正高这样的人劣迹斑斑臭名昭著而且是屡屡作案,在枞阳县和铜陵已经臭名远扬,为什么只判了7个月,而且判决书法院都不敢公开,这是为什么?

  网在最高人民法院主办的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没有发现庞正高刑事犯罪的判决书。对于此案,网将会继续关注,并择机进行跟踪报道。(文/李新德)

  李新德系中国监督网创办人。2004年6月10日发表“下跪的副市长山东济宁市副市长李信丑行录”(李信被判无期徒刑),掀开了中国网络反腐的序幕,还发表过辽宁阜新市“退休高官”王亚忱案系列文章。近期报道“安徽一高官乘私人飞机周游世界消费账单惊人”(安徽省农委主任李宏鸣案披露。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辽阳新闻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Powerd by 大同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