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在线 欢迎您!
搜 索
本页位置:首页 > 本地经济 > 正文

从县域经济到商丘区域经济:发展战略规划怎么做?

更新时间:2019-07-01 22:01:34 点击数:30

  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着力“互联网+社科”创新,强化网上社科工作的思想引导和文化引领作用,在商丘市委、市政府领导和市委宣传部指导下,商丘市社科联联合方塘智库推出“网商社科之重新发现商丘”项目。

  近年来,商丘经济发展迅速,尤其是县域经济发展势头较好,甚至说某些县域特色经济已经走出商丘地域,其区域品牌知名度已经逐步叫响,比如,虞城县五金工量具,已经走向世界,在互联网和大交通大背景下,加速了县域经济与世界的对话,我们从县域经济的发展过程及趋势来看,未来这种变化将继续发生。

  我们邀请人民日报社虞城挂职干部、虞城县委、副县长程惠建探讨县域经济、城市发展战略问题。在程惠建看来,县域经济对于区域经济的价值逐渐凸显,依托各县资源禀赋培植特色经济已经成为县域经济发展共识,而对于商丘主城区的特色产业经济需要重点关注,其产业发展定位和战略规划也非常重要。对于整个商丘区域经济发展来说,一定要有战略意识、全局意识、开放意识,寻找发展差异,壮大支柱产业,立足自身优势,实现区域经济协调发展。

  县域经济已然是现在热议的话题,我们知道,县域经济决定了或者说影响了一个县甚至城市的经济,非常关键,特色县域经济已经成为一个区域转型发展的关键。

  《重新发现商丘》:您认为虞城县域经济整体上怎么样?在中国经济转型大背景下,虞城县域经济应该如何做强?

  程惠建:虞城产业发展基础好,这些年,虞城形成了三大主导产业:五金装备、食品加工、纺织服装,而且2018年这些工业产值超过了150亿元,其中,食品加工和五金装备超过了200亿元。

  前些年虞城约有30万的务工人员,这些年有15-20万务工人员陆续返乡,这些在东南沿海打工者,不再安于回家务农,因为他们有一定的资金实力、有眼界、有资源储备,他们返乡之后开始创办各种各样的家庭作坊,工厂,流转承包土地。这个现象背后的大背景是东南沿海产业转移,全国产业经济开始有所下滑,种种原因导致了他们回乡,当然,这些年商丘或者虞城发展确实也很快,他们宁可守在家里,每个月少挣几百块,也不出去打工了。在家干什么?他们就开始想办法创业。

  这个现象就像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南乡镇企业崛起的时候。在这种大背景下,如何支持鼓励好返乡创业的农民工是个大课题。如果政策支持好了以后,虞城经济发展后劲还是很大的。

  另外,虞城与其他地方不一样,尤其是制造业产业基础要好于商丘其他几个县城,鼓励好、支持好、培育好这些返乡创业人员很重要。

  虞城县域经济优势还表现在政府注重平台经济发展,其中,有对外平台是保税物流中心,其辐射范围方圆200公里,2018年进出口贸易10亿人民币,2019年预计20-30亿元人民币,我们目标是三年之内10亿美金。拿2018年来说,进出口总量虽然不高,但是已经占了商丘进出易额的75%左右。

  另外,技术改造平台--电镀中心。因为环保原因,全国小电镀厂纷纷被关停,而虞城电镀中心作为国家环保部门批准的严格执行零排放的电镀产业园,其吸引力非常大,一期、二期建成,车间已经排满了。电镀环节是制造业不可回避的环节,无论是塑料或者是金属,几乎所有产品都涉及到表面处理。现在电镀产业园在建设第三期,所以,电镀产业园未来也很值得关注。

  还有在建中的食品产业园平台。位于虞城高新区,虞城食品工业园值得持续关注。像科迪、金豆子、通宝、懂菜、乐维牧业等龙头企业发展的非常好。

  虞城依托这些平台,并让平台为产业发展逐步赋能,做大做强,做出品牌,我想虞城县域经济前景看好。

  程惠建:虞城有在全国具有代表性产业的品牌,比如,金豆子芽菜,目前已经做到全国知名。比如科迪,众所周知,是虞城农业农产品行业龙头,上市公司。去年,在人民日报帮扶下,我们引进了100兆瓦集中式的光伏发电项目,我觉得,新能源可以作为政府后续重点扶持关注的方向。其中,阿特斯光伏扶贫发电项目,在利民、乔集、张集三个乡镇九个村,占地2400多亩,一期投资6.8亿,已经并网发电,每年可以1.2-1.5亿度,可使5000户贫困户(每户每年200元)稳定收益20年。如果光伏、风电都做好的话,虞城县的新能源布局已经非常完善了,届时虞城县将会进入清洁能源示范区。

  《重新发现商丘》:虞城县域经济活力最突出的表现在民营经济上,比如科迪、以及科迪周边的食品产业、金豆子等,而科迪作为上市公司引领了虞城县产业经济,您如何看待虞城的民营经济?

  程惠建:虞城民营经济发展的非常好,民营的食品工业,以科迪为龙头的食品工业,另外还有金豆子、通宝食品等,这是虞城民营经济的重要版块。

  另外,虞城的民营教育也是很大的产业,比如,春来教育集团、蓝翔技校、天元教育集团、博睿蓝天幼儿园等,这些品牌创办人都是虞城人。

  民营经济的发展壮大对于县域经济的做大做强意义深远,民营经济活跃度和产业集聚度对于促进就业以及创新经济发展模式起到推动作用。所以,我们在观察县域经济发展的时候,一定要重视民营经济的发展情况,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决策层要更好地研究并助力民营经济发展。

  《重新发现商丘》:刚才我们提到上市公司,其实虞城还有一家教育企业在香港上市,春来教育集团很显然是商丘甚至河南民营教育的先行者,在民营教育发展过程当中,相关主管部门应该注意什么?

  程惠建:虞城民营教育发展基础如此之好,应该进一步培植、壮大。现在,对民营教育的认识,矫枉过正,又进入一个误区。我认为,民营教育,应该进一步鼓励做优做大。对内做优,即县内或者市内做优,对外做大,市外做大,全省全国全球民营教育的外部发展空间很大。鼓励走出去,这样就消除了在虞城在商丘,民营教育挤占公办教育空间的顾忌。如何进一步对民营教育从教育质量、教育理念,教学管理上进行规范与提升,需要下功夫。我建议,依托民营教育集团,让民营教育走出去,走出商丘,走出河南,走出国门。

  春来不是在美国办学吗,完全可以,所以,眼界一定要放开。我们可以进一步整合已有的、在外的虞城或者商丘的教育资源,让他们把总部迁回商丘,迁回虞城,通过各种政策鼓励支持引导,打造中国民营教育总部经济。比如把蓝翔召回来。我们可以学习贵阳大数据产业发展经验,从整个中国版图来说,贵阳是边缘地带,也没有高校资源,但是,贵阳凭什么可以成为大数据产业发展中心?那么,能不能把虞城或者商丘变成中国民营教育的高地,通过各种政策手段来吸引,而不是狭隘说虞城民营教育饱和了,商丘民营经济饱和了,就限制民营教育,既然是优势,就需要进一步扩大优势,发挥优势,进而从整体上推动经济发展。

  我们经常说保持经济的高质量发展,这个高质量当中不单包括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以及经济总量的提升,在政策决策层面,这个高质量其实也包括了城市发展战略的高度,用城市发展战略统筹区域经济发展。

  《重新发现商丘》:连续两年商丘市多项经济指标增速已经领跑河南省,但是,有个问题是经济总值和人均总值相对偏低,这也是非常关键的问题,您对商丘区域和城市的发展战略怎么看?

  程惠建:近三年来,在新一届商丘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带领下,商丘发展变化很大,城市发展还是比较快的,城市变美了,农村变富了,这种变化有目共睹。

  作为旁观者,我对商丘的看法是,商丘交通区位优势明显,井字形铁路很方便,京九铁路、陇海铁路、商合杭高铁、郑徐高铁、京雄商高铁等,像商丘这样的交通优势,从全国来看这样的城市也是不多的。

  但是,商丘作为一个中心城市,其产业发展是没有特色的,或者说商丘市本身的产业是非常薄弱的,因为我们提到商丘的产业更多的是在谈各县域的特色经济,比如,柘城的辣椒、睢县的制鞋、虞城的五金量具、民权的制冷工业、宁陵的梨经济、夏邑的农产品,那么,商丘市本身的产业是什么?值得思考。

  现在,市委、市政府提出枢纽经济口号,枢纽经济必须依托于产业的腹地。有了产业大背景,产业基础,才能做大枢纽经济,但是,从政府决策层考虑,整个商丘的产业怎么发展,这个问题仍需要继续关注。

  枢纽经济更多是一种服务型经济,不是实体型经济,如果商丘不能很好的在六县三区当中培植、整合、壮大、培育属于整个商丘的主导产业,所谓的枢纽经济就有可能是无本之末,无源之水。

  在我看来,商丘需要利用好自身优势,整合并树立商丘的主打产业品牌,依托于整个商丘市的主导产业,加大产业整合和招商引资力度。具有以下三个方面的考虑:

  其一,“把儿子请回来”。在外商丘人,能人遍布海内外,如何把在外的商丘能人请回来,让他们能够利用这么多年在商丘城市以外的城市发展优势回商丘发展、支持商丘发展。

  其二,“把女婿招进来”。加大招商引资力度,依托现在的主导产业,吸引国内外资本,进入商丘,做大做强本土支柱产业。

  其三,“把女儿嫁出去”。鼓励现在商丘的大型企业走出国门,参与国际产业大分工格局当中。这样才能让商丘在全球产业布局当中谋求属于自己产业的利益。

  《重新发现商丘》:现在我们所谓的城市化,追求城乡融合发展,城乡之间如何融合?城市和乡村各自发展的边界是什么?

  程惠建:从城市化进程来看,县域的城镇化率还相对较低,所以,城市化很可能也是未来一段时间要关注的话题,比如,我们说仓颉大道,一两年前,可能它就是郊区公路,但是,现在来看,已经是城市主干道了。从《虞城县城乡发展规划(2016-2030年)》来看,未来虞城的区域发展边界应该是南到343国道,东到208国道,北到310国道,西到105国道,当然,城市发展的空间,也不是说区划越大越好,它有一定的边界,所谓的城乡边界,也就是可以使两者更好融合发展的状态,比如产城融合,即便这个产业新城很偏远,但是可以和农村劳动力结合起来,也就是说就地带动就业以及完善生活配套,这样也解决了城市化的问题,这就是两者的融合共生。

  《重新发现商丘》:2017年虞城县的招商引资工作综合排名在商丘第一,全省第四,您在分管招商工作方面有哪些体会?

  程惠建:2016年刚来虞城挂职时,我负责招商引资工作,那段时间我带着招商团队在外面招商,一出去就是一周,基本每天一个城市,每次外出招商回来就会住院挂水,从来没有例外过。虽然辛苦,但是也是有成效的。2016年虞城的招商引资工作从商丘的后位排到中上游水平,位列第四。2017年,虞城县招商引资综合排序居全市第1位。省外资金和实际利用外资增速居全省第1、总额居全省第4位。2018年,32家中直单位帮扶河南,共为河南引进帮扶项目资金12.8亿元,其中,人民日报社帮助虞城县引进的项目资金就有10.8亿元。

  2017年商丘市商务局给六县招商引资工作考核评分,虞城是135分,第二名的县是93分。无论市招商局领导还是其他领导,我的态度是:不服来看,不服来战。如果对虞城招商有异议,都可以来虞城看一下。

  现在,虞城县高新区的很多项目,都是当时招商引资过来的,包括电镀中心、梅林食品、五金生态城、冰清牙刷等项目都是当时拿下的。最后,也允许我借方塘传媒,感谢河南省、商丘市和虞城县各级领导三年来对我的关注关心关爱。商丘、虞城,是我的第二故乡,今后我会继续尽我所能,为虞城发展,为商丘发展,贡献我个人绵薄之力。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辽阳新闻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Powerd by 大同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