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在线 欢迎您!
搜 索
本页位置:首页 > 地区风俗 > 正文

漫谈中国古代民俗钱币的收藏与研究

更新时间:2019-04-17 06:04:55 点击数:218

  作为中国古代货币衍生品的民俗钱币,在钱币收藏和研究领域有着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民俗钱币极大地拓展了钱币学研究的外延,丰富了钱币文化的内涵。钱币既涉及、经济、典章制度,也关乎民生、信仰和风俗礼仪,而后者则主要是由民俗钱币所体现的。近年来,民俗钱币的收藏和研究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推动和发展,很多专题研究填补了前人的空白。与此同时,民俗钱币的市场也迅速升温,精品成为藏家竞相追逐的目标。

  由于民俗钱币不像正用品钱币可用年号作为断代依据,又缺乏文献记载和出土报告,这给断代带来了极大的困难。目前主要的断代方法是比较法,即通过对民俗钱的铸造风格、形制特点、文字图案以及文化内涵的特征与正用品钱币及其他有着准确年代记录的器物的相关特征进行对比,找出共同的时代特征作为断代的依据。另外钱谱上的拓片以及国外博物馆的入藏记录也为我们提供了某些民俗钱的年代下限,比如法国图书馆币章部收藏的中国民俗钱明确记载了入藏年代为十九世纪末,故这批钱币一定是产生在清晚期之前。

  对民俗钱币炉别(地域风格)的研究前人未曾涉及,近年来藏家学者对这个领域进行了深入而系统的研究,填补了前人的空白。由于清代各省设钱局开炉铸钱,留存的有关正用品钱币铸造的文献和实物资料非常详细,这给清代民俗钱币的炉别研究提供了佐证。另外通过对民俗钱币的铜质、铸造工艺、文字风格、内容题材等方面的研究,发现每个地域的不同风格带有一定的规律,由此定义出清代民俗钱币的炉别,如京炉、冀(宝河)炉、苏炉、浙炉、赣炉、湘炉、闽炉、粤炉、桂炉、云炉、贵炉、川炉、陇(宝巩)炉等。

  民俗钱币所蕴含的文化内涵是留待我们探索的巨大宝藏,其中尚有大量的未解之谜。很多带有神怪图案有关宗教题材的民俗钱还不能被完全释读,这些钱币正是研究当时社会的宗教信仰、风俗禁忌最好的实物资料。现存宋辽金时期的民俗钱币中有大量的宗教类图案,其构图饱满,线条洗练,韵味十足,而同时期类似题材以书画、瓷器等等形式能够保存至今的实在是凤毛麟角。随着对民俗钱币重视程度的不断加深,相信有越来越多的文化、宗教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会加入进来,揭开这些神秘的面纱。

  传统意义上收藏民俗钱币多注重品种和稀少程度,对版模、版别和保存状态并不重视。近年来民俗钱币的收藏研究逐步向精细化发展,注重版模的早晚,版别的区分,铸造的精粗,字口的深浅,乃至钱币保存状态的好坏,锈色的美恶,包浆的光泽,这些综合起来构成了钱币的艺术表现力。也成为评级、估价的重要标准之一。

  针对民俗钱币中浩如烟海的文化信息量,以专题形式进行研究、梳理不失为是个好的切入点。特别是将民俗钱币放在其他有相同时代背景、生活环境,表达同样的精神诉求的民俗物品中进行比较研究,可以相互印证,更完整地反映当时的实际用途及状况。比如对民俗钱币的科举专题、婚庆专题的系统收藏和研究。

  民俗钱币的官铸、民铸的区分也是目前尚待解决的课题。目前已发现汉代铸造民俗钱的母范和子钱,说明汉代官方已大量铸造民俗钱。唐、宋、元、明、清均有为宫廷铸造的民俗钱,用于撒帐、洗儿、祭祀、赏赐、上梁、挂灯等用途,材质也包含金、银、铜、牙等,可谓材质精良,工艺精湛。但民间大量使用的民俗钱是否也为官炉所铸,还是民间私铸?目前极少发现民俗钱的铜制雕母,是否民间铸造限于成本数量的原因使用其他材质如锡质、木质的母钱做模?这些都有赖于更多的文献和实物资料的发现和研究。

  大约从十九世纪开始,有不少在中国的西方传教士、外交家和海关官员开始喜欢并收藏中国的民俗钱。这可能是因为民俗钱的内涵十分丰富,涉及宗教、艺术、文化等方面,从某种意义上说与欧洲盛行的币章有相似之处。比如挪威的舒尔茨,于1876年被派往中国,先后在广东、重庆、武汉、宁波等地任海关官员。在此期间有意识地收藏中国钱币,包括民俗钱。这些西方人回国后也把藏品带回了自己的国家。

  英国、法国、美国、挪威、俄罗斯等国的博物馆,如英国大英博物馆币章部、法国国家图书馆币章部、挪威奥斯陆大学等均收藏中国的民俗钱币。上面提到的挪威藏家舒尔茨即把自己的藏品捐给了奥斯陆大学。

  海外收藏中国民俗钱币有代表性的私人藏家有:美国的曼德尔、古师聂,德国的格朗德曼,英国的拉姆斯登,日本的平尾赞平,新加坡的陈光扬等。

  英国著名的科学史学家李约瑟博士在《中国科学技术史》第四卷第一分册中引用了《古泉汇》里面的几枚压胜钱,这几枚钱上面均有星座图案。李约瑟博士考证这些星座图案“有些表示方位角”“另一些则代表神灵”,故推测这些民俗钱用于“占卜”,是“星占工具”。《中国科学技术史》被誉为二十世纪西方汉学巨著,详细介绍了中华民族在天文、医药、化学、物理等领域的卓越成就和贡献。书中专门考证民俗钱说明了对中国古代民俗钱学术价值的重视。

  德国格朗德曼在其著作中指出了东西方语系的差异导致民俗钱中音同而意异的现象,并指出民俗钱上面的很多图案和符号都有特定的含义,这些观点表明了海外学者对民俗钱的关注角度。不仅如此,格朗德曼先生还敏锐地发现民俗钱的正背很难区分,这恰恰也是困扰国内藏家学者的问题,在目前出版的钱谱、著作中,也没有区分正背的规律和标准。所以说,国外学者提出的问题能促进学术研究的精细化,这种严谨的态度值得我们学习。

  首先,民俗钱币内涵丰富,设计独到,可玩赏佩挂,兼有辟邪求吉的功效,历来就受到钱币爱好者的喜爱,故市场需求旺盛,品相、寓意都上佳的可遇不可求。

  其次,由于民俗钱币不属于正用品钱币,长期以来其价值未被重视且国内的大小博物馆里也大多没有收藏。因此,目前大量的民俗钱币精品藏于私人藏家。从近年各大拍卖的成交记录来看,民俗钱币的珍品的成交价与正用品钱币珍品的价格等量齐观,可达百万元以上。

  第三,民俗钱币大多为传世品,即使出土也不会同品种大量出土而导致价格跳水。近年来,正用品由于市场调整导致价格大幅波动,而民俗钱却一直平稳,精品和部分热门品种还逆市节节高升。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辽阳新闻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Powerd by 大同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