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在线 欢迎您!
搜 索
本页位置:首页 > 地区风俗 > 正文

这个民族很奇怪每年到了这一天可以尽情“偷东西”还不违法

更新时间:2019-07-08 09:47:47 点击数:157

  契丹族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有深远影响的少数民族。“契丹”本意为镔铁,表示坚固。由于契丹的名声远扬,国外有些民族至今仍然把中国称做“契丹”。6世纪前期,契丹族尚处在部落阶段,唐初形成部落联盟,曾臣服于漠北的突厥汗国,947年,太宗耶律德光改国号为辽。

  《契丹国志》并不是契丹人的官方史作,而是一本由南宋人所编撰的大辽史书。这本书中存在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近代学者余嘉锡认为:这本书应该是宋元两朝人根据地方县志、野史传闻钞撮而成,且“纵属伪作”。

  尽管史学界对这部纪传体史书持怀疑态度,不过。并不妨碍我们从这本书中获取闻所未闻的知识。例如:该书中记载来了不少契丹人的另类民俗,其中,数“放偷日”最有趣。

  契丹属游牧民族,有许多令农耕文明大开眼界的“奇葩”节日,“放偷日”就是其中之一。“放偷日”又被称作“纵偷日”,顾名思义就是纵容偷盗行为的日子。每年元宵前后,汉族人家都会沉浸在过节的喜悦中,不过,对于契丹人来说,这几天未免过得胆战心惊。

  在正月十三、十四、十五这三天里,每户契丹人家都会夜不闭户,彻夜点灯,允许其他契丹人进屋盗窃。在这三天里,不论瓜果蔬菜还是金银财宝,只要小偷有能力悄无声息地盗走,主家均不会声张。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放偷日”允许偷窃的东西并不局限于物品,连家里的老婆小妾都有可能被小贼顺手牵羊。

  “放偷日”在契丹史上由来已久,起初只是允许盗窃物品,后来,逐渐连偷媳妇都成了司空见惯的风俗。可惜的是,我们无从考证由“偷物品”到“偷媳妇”的过程中,这一风俗经历了怎样的变迁。从《松漠纪闻》里“是日,妻女宝货、车马为人所窃,皆不加刑”的记载来看,每逢这三天小偷不能肆无忌惮的进行偷盗,必须在主人未察觉的情况下取走物品。

  不过,在此期间若小偷被逮住,不会受到法律制裁。至于会不会挨主家的一通暴揍,我们不得而知。根据“亦有先与室女私约至期而窃取者,女愿留则听之”,所谓“偷媳妇”是有局限性的。首先,小偷不能随意诱拐良家妇女,“放偷日”偷媳妇与采花大盗有本质上的区别,想要“偷”一个媳妇,必须先与目标女子私下有约,需要征得“受害”女子的同意。

  由此可见,不是每个单身都有机会在“放偷日”中抱得美人归,起码得先收获女子的芳心。所以说,“偷媳妇”是一种另类的婚俗,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偷”,只能算作“私奔”。

  契丹民族尚未完全转变为父系氏族,该民族存在许多母系社会的遗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比较开放的“自由婚姻”,女子可以自由地选择配偶,然后私下约定好时间,在“放偷日”跟随丈夫私奔。如果是已婚妇女,亦可通过这种方式另择佳偶。

  契丹男子的婚后地位十分堪忧,若想“明媒正娶”一个契丹女人,那么,丈夫需事先在女方家中任劳任怨地充当三年苦力,三年后还要缴纳一笔不菲的礼金。不过,这还不算完,想要将老婆带回家,夫妻二人还得生下孩子,否则,就不能脱离娘家“自立门户”。

  契丹男性若想成家立室,往往需要经历一段痛苦的过程。在“放偷日”不允许“偷人”时,想必有不少单身契丹男子选择成为“不婚族”,避免经历波折的娶妻过程。为了保证人口繁衍,契丹统治者将“偷媳妇”融入“放偷日”,让单身男性能够绕过正常的娶妻过程,直接抱得美人归。

  久而久之,广大契丹男性不再考虑以正常方式娶妻,他们纷纷期待着每年的“放偷日”。至于生了女儿的人家,如果,不想让白菜被猪拱走,只能在平日里严加防范,避免让女儿接触到单身男人。

  对于契丹百姓来说,紧张刺激的“放偷日”带给他们更多的是精神放松。根据史料记载,契丹政权对于“放偷日”的盗窃行为采取了放任的态度,默认开启了物主与小偷之间的战争。可想而知,若物主的东西失窃,又无法找到窃贼,物主又会想方设法地从其他物主手中“取”回失物,期间一定发生了不少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

  不过,对于家境富庶的契丹人来说,“放偷日”可不是什么好日子,在这三天里必定会对财物严加看管,避免被小偷“合法”地盗走。多年后的女真族,则于十六日夜进行“相偷戏”,所谓的“相偷”即为互相随便偷窃。相偷戏的传统从魏、齐绵延至隋,愈发热闹,其后的朝代,也受到其遗风的影响,在元宵这天分别有些相偷戏。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辽阳新闻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Powerd by 大同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