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在线 欢迎您!
搜 索
本页位置:首页 > 文化教育 > 正文

从一则国际学校退学的案例说起对国际教育的热衷还需立足本土文化

更新时间:2019-05-14 02:34:20 点击数:114

  看点:国际学校设立的初衷是方便外籍人员子女接受本国教育。然而,随着全球范围内对国际教育的需求不断升温,国际学校开始招收当地学生。但因学费高昂,国际学校成为社会富裕阶层及上层中产才能享受的专利。调查显示,中国国际学校的数量已超过700所,成为世界上拥有国际学校最多的国家之一。

  对国际教育的渴求反映了作为发展中国家为融入西方社会所做的努力。但是,在“西化”的同时不可忽视的是,本国文化的根基才是立足世界最坚定的后盾。

  近日,香港媒体人尔姗姗发文称,女儿从香港一家颇有口碑的国际幼稚园退学,选择了一家本土幼稚园就读。“向传统和自己的内心交了白旗。”

  这位既受过中国应试教育的洗礼,又接触过西方个性化教育熏陶的家长,虽对国际教育的优势不置可否,但还是迫于多种原因选择了“暂时的放弃”。

  尔姗姗表示,国际幼稚园繁忙的课外活动需要家长一起参与,带着人物去各种地方拍照、圣诞节唱诗、邮轮活动等等,这让全职工作的家长苦不堪言。此外,孩子从小接受英语教育,反而让他们对中文产生了畏难和抵触的情绪,这点与上国际学校的初衷相违背。

  不过,从国际幼稚园退学只是暂时的。“决定让女儿打好中文基础,可以过一段时间后,再考虑国际学校。”

  世界上第一所国际学校诞生于1924年。近20年来,国际学校数量迅猛增长。国际学校创办的初衷是为了让外籍人员的子女能够在异国接受跟本国一样的教育。现在,国际学校增加了另一项功能:为当地来自富裕阶层的孩子提供西方教育,以使他们在之后的留学申请时更有优势。

  国际学校数量的增长是惊人的。据英国国际学校咨询所(ISC)调查显示,二十年前,全世界只有大约1000所英语国际学校,学生大多为外籍人员的子女——外交官,记者,NGO成员,技术专家等。今天,有超过8000家国际学校,学生数量达到了4,500,000人,老师420,000人,80%的学生来自当地。并且,国际学校咨询所表示,对国际学校的需求还在上升。在未来十年内,专家预计这一数量将会翻番,达到16,000所,学生数达8,750,000人。

  “我想让孩子从小就具备全球视野,”来自日本的Mitsuko Sakakibara说,“而日本当地的学校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她的儿子今年8岁了,在日本二世古国际学校读书。她认为,英语是一项基本的交流工具,可以给孩子更多机会,让他选择在哪里工作或学习。

  ISC调查还显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中国是目前拥有国际学校数量最多的国家,各国大约有500所英语国际学校。同时,印度、越南、巴林和沙特阿拉伯的国际学校数量也在增长。世界范围内,20多个城市分别拥有至少50所英语国际学校,像如迪拜(多于250所)、阿布扎比、北京、上海、曼谷、东京、新加坡、利雅得和马德里。

  各国的国际学校收费标准不同:孟加拉国为每年$5,200,新加坡每年$18,500。而中国和印度的收费要高于普通家庭的收入,所以,只有富裕阶层才能上得起国际学校。

  中国对国际学校的需求日趋旺盛,吸引了不少世界知名中学来中国建设分校。继英国哈罗公学、德威学院、莫尔文学校、惠灵顿公学后,今年9月,另一所英国顶尖寄宿学校威克姆阿贝女中将在常州设立分校。

  校方称,威克姆阿贝女中常州分校不会完全复制英式教育,而是采取中英结合的方式,除了上A-levels的课程,还会学习中国数学。这是因为,大多数中国学生把国际学校当做跳板,其主要目的是将来进行留学申请时更具优势。

  据《2017中美国际教育》显示,1973 年中国诞生了第一所国际学校,到1989年底,这一数量仅增加到6 所,其中5 所为外籍人员子女学校。1999 年底各类国际学校达到了86 所,而2009年这一数量增加至357 所。截止到2016 年底,中国国际学校总共有703所。

  另外,据ISC研究表明,从2010年到2014年,上海国际学校的数量上涨了40%,目前有7.1万名学生。北京、上海两地的国际学校数量之和便占了中国所有国际学校的一半,其他城市也在不断上涨。

  Monica Gallego Rude来自美国加州,之前在国际学校工作过。她的博士论文便是研究国际学校教育现象。她发现,国际学校并非没有劣势。

  “我非常支持国际教育,但我想说,国际教育并非适用于每个孩子。”有些学生虽然英语学得不错,但比起他们国家的同龄人,母语则是一塌糊涂。国际学校的很多老师并没有接受过专门的跨文化交际教育,比如,在有些文化背景下,与长辈进行直接的眼神交流是不礼貌的,但西方老师认为,没有眼神交流就是对他的不尊重。有些以营利为目的的国际学校在招生方面把关不严,招到的学生水平参差不齐。

  Monica Gallego Rude表示,“我最大的担忧是,这类国际学校将会加剧全球化市场上教育的不平等。出生在非英语国家的孩子可以付钱到国际学校读书,从而进入以英语为主导的国际市场;但没有那么幸运的孩子则不得不通过其他途径学习英语。”

  “国际学校、自由市场、全球经济,这一切都是在一起的,” Cynthia Nagrath说,她是位于马萨诸塞州一家国际教师服务机构的市场部经理,“老师需要与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孩子打交道,这就是国际学校的魅力所在。学生来自世界各地,但大家都用英语进行学习。”

  有的老师再也没有回过美国。37岁的Shannon Fehse来自芝加哥。大学期间,她在会议结束后偶然结识了一位在国际学校任教的老师。从那时起,她便把国际教师作为自己的理想职业。在过去的13年里,她分别在中国、墨西哥等国家任教,目前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工作。

  但这份工作也有让她担忧的地方。“国内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无法在现场,”她说,“有时很想家,可是一旦回去,你会发现你的视野和心态都变化太多了,家里的人很难理解,所以想跟家人保持以往的亲密关系就变得有些困难。”

  随着国际学校热不断升温,不少地方的国际学校在招聘教师方面更加严格。但不管怎样,对国际教师的需求是持续走高的。

  智见介绍: 搜狐教育原创账号,给家长和老师介绍适用于7-16岁孩子的素质教育课程及实践活动特色,帮助孩子拓宽国际化视野,提高软实力。在这里你可以触达百余位知名专家的教育理念和实操方法,让你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路上不再孤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辽阳新闻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Powerd by 大同在线 版权所有